http://www.cn-nsk.cn

结论性评论和流动民工发展结论与展望前景展望

  但其总体的地位没有发生与其经济地位相应的明显变化,身分没有明显的改变,这主要是由于受户籍身分以及与此相联系的各种福利待遇的影响。在的现代化理论中,一个重要的理论推论就是,亲缘地缘的网络是乡土的产物和化过程的障碍。而且,这种依赖相对于他们可以利用的资源来说,是一种非常的行为选择,与他们期望获得更高的收入和更舒适的生活的功利性目标完全是一致的。另外,经济的发展总是有和低落的时期,一旦增长速度减缓、经济紧缩,他们的处境也会比较困难。我的设想是,流动民工的这种依赖性,正像在乡镇企业是出于节约组织成本和监督成本的考虑,在他们则是出于节约流动成本和交易成本的考虑,尽管这种考虑可能是不自觉的和本能的。但是,潜在的不利前景也是存在的,这次调查的流动民工的平均年龄只有26岁,多数是在吃“青春体力饭”,在劳动力市场上并不具有长远的竞争实力,结论与展望一旦过了青春年龄或随着产业升级造成劳动密集部门劳力饱和,他们的就业机会就会减少,工作也会受到裁员的。与城市职工相比,民工创造的利润更多地为企业利润,较少地为他们自身的福利待遇,因而以民工为主体的企业,在同样的劳动密集企业中,往往生产成本较低,资本积累能力较强。

  此外,我们还不清楚,这种依赖性究竟是属于乡土文化特征还是华人文化特征(亦乎东方文化特征?),而一旦进入对文化模式的考察,就是一个很哲学化的论题了,不是一般的统计所能够说清楚的。当然,从更长远来考虑,应当通过大力发展农村来缩小城乡差距,通过利益驱动促使人口出现城乡之间的回流。从流动民工的发展前景来看,结论与展望由于民工进入的城市经济部门大都是劳动力出现结构性紧缺的部门,经济的快速发展仍然在推动着这些部门的规模扩展,而且工农业之间的收入差距和城乡之间的生活差距都不是在短期内可以消除甚至缩小的,因此在一个较长的时期内,流动民工向城市的涌入仍然呈一种发展的趋势。民工进入城市以后,较多地在一些迅速发展的劳动密集经济部门(如建筑业),但看不出他们随后继续向城市现代经济部门转移的趋势。我在研究乡镇企业时就曾发现,农民在脱离土地、创办企业的过程中,他们的家庭伦理规范也随他们一起移置入乡镇企业,这并不是因为他们缺乏现代的组织观念和经济,而是因为家庭伦理规范成为乡镇企业节约组织成本和监督成本的有效手段,尽管这是一种非常“传统”的方法,但事实上却成为乡镇企业的一种“资源”和降低成本的途径。从这次调查获得的的资料中,我们难以,业主的发家在多大程度上依赖先赋因素(ascriion ctor)和在多大程度上依赖创业的努力(achievement ctor)。

  从这次调查的情况看,流动民工对自身的发展持乐观的态度,他们的进入城市并不是一种权宜之计的短期打算,在被问道打算在城市停留的时间时,约有一半的人(占49.4%)认为“只要能挣钱、越长越好”,39.8%的人认为“视情况而定”,想“挣了一笔钱就回家”和只是“季节性打工”的分别只占5.5%和5.3%。一个创业者应该做的事,是要让要试着把事情变简单,不要给猴子涂口红。然而,从城市管理的角度看,很重要的是要有一个长远的观点,要有把他们纳入城市管理体系并最终把他们为市民的计划和打算。遗憾的是,这次调查中没有调查流动民工的流动费用,因而没有计量的数据证明,与较依赖亲缘地缘关系的民工相比,较不依赖的民工的流动成本是否更高。这种分化,有的是在进城以前就形成的,有的是在进城后新出现的。考虑减少回复需求的成本,减少更多必填选,留在后续链条如更确定达成交易的时候完善。而日本由于议员、企业管理层等女性比例依然很低,排名比去年下降了11位,降至史上最低的121名。流动民工在职业变动和流动的迁移中对亲缘地缘关系的依赖,似乎与资源(信息渠道、职业等等)的市场化程度没有必然的联系,因为在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广东、浙江等地的民工调查以及的调查也显示出类似的依赖性,甚至和海外华人企业也都显示了“企业家庭主义”的特征。表明,植根(家)于农村的流动民工,正像他们曾把血缘地缘关系带入乡镇企业一样,他们也将这种关系网络扩展到城市。流动民工经过职业分化,结论与展望实际上已经完全分属于三个不同的阶层:即占有相当生产资本并雇用他人的业主、占有少量资本的雇用的个体工商业者和完全依赖打工的受薪者。即便是在形势其返回家乡时,也仍然有37.2%的民工认为只要城里挣钱多就尽最大可能留在城市,17.9%的民工准备先回去,但一有机会马上出来打工,16.5%的民工准备随大流。天蝎座的脾气向来都不好,而且他们从来也不隐藏他们那火爆的性格,一般情况下,若是有人轻微的得罪了他们一下,他们都会把那人骂的狗血淋头,更何况是惹怒他们呢?那后果是可想而知了,将会是多么令人害怕的一个场面,然而但凡有点眼色的人都是不会去惹怒天蝎座的,谁会跟自己过不去,给自己找麻烦呢!民工中的业主的创业过程,最普遍的就是通过餐饮服务业起家。但有一点是明显的,就是资本规模的大小,与他们可利用的资源的多少呈正相关,越是收入高和财富占有量大的人,其经济地位晋升的机会也就越多。民工在从乡村到城市、从农民到非农产业职工的流动中,其收入水平和经济地位得到显著提高,总体上的经济地位目前属于家乡的中等偏上阶层、同时属于所在城市的中等偏下阶层。业主的经济地位比一般的进城打工者要高得多,他们中有更多的人认为自己属于城市中等偏上阶层。为此,一方面要在流动民工的城市分布上实行控制,使流动民工在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得到分流,另一方面是在城市给予具有稳定就业的民工一个并且合理的身分,使他们能够融入城市关系网络,在城市中安居乐业,把城市当作他们的家。这次关于流动民工的调查再次,农民在“离土离乡”的流动中,其信息来源、找到工作的方式、进城工作的行为方式以及在城市中的交往方式,都更多地依赖以亲缘地缘为纽结的关系网络。

原文标题:结论性评论和流动民工发展结论与展望前景展望 网址:http://www.cn-nsk.cn/zonghexinwen/2020/0624/16713.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