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n-nsk.cn

离婚侓师电视剧温州女律师谈离婚案件:现实往

  温州网讯 电视剧《离婚律师》火了。有律师说,律师从来没有“离婚律师、律师、律师”这样的行业划分,最多只是有的人在某些领域有特长。虽然《离婚律师》里的离婚故事遭到专业粉的吐槽,不过有律师表示,现实世界里,真实的现场往往比电视剧更狗血。

  在千奇百怪的离婚案中,“离婚律师”究竟担任着什么样的角色?本期记者采访了一位女律师,她的职业生涯中,经历过很多离婚案子。

  昨天上午10时,越人律师事务所律师黄丹丹已经开始接待她的第一个当事人,“今年的离婚案比去年有所增加,离婚案件常常琐碎复杂,有的案件要持续一年,所以会比较忙。”

  黄丹丹说,她当律师11年了,从2008年开始,离婚案件显著增加,有不少律师希望在某个群体概念中有所发挥,提高效率,“离婚律师”的噱头也出来了。

  “以前,离婚涉及的财产数量相对较小,离婚律师的收入也不高,因此,从行业角度来说并不吃香。2008年以来,经济不断发展,家庭财产数量和种类也随之增多,越来越复杂,这就需要有律师专门研究处理这些事务。”

  据统计,2012年,温州市鹿城区受理的离婚案件为601起,2013年上升到了966起,而今年截至8月底,已受理617起。

  对于最近热播的《离婚律师》,黄丹丹说自己也很喜欢看,里面的许多案件,都源于生活,跟他们办理的不少案件相似。但是,现实中的律师远不如电视剧中那般光鲜。“平时工作很紧张,几乎一早忙到晚,根本不像电视剧中的律师,可以经常喝喝酒、聊聊天。”随着的发展和人们法律意识的提高,律师的工作强度明显加大,“有时候,过个周末都很奢侈。”黄丹丹说,不过能够通过一部电视剧,让观众对律师职业更加关注,进而普及法律知识,也是一件好事。

  “早几年,过来闹离婚的,大多是因为家庭,女的受不了丈夫的,最后闹上法庭。近几年,因为家庭离婚的少了很多,更多的是因为婚外情。”

  黄丹丹说,她代理的离婚案件中,最狗血的,是一名男子和妻子的侄女好上了,妻子的侄女还为该男子生下了孩子。“这名男子在外地赚了些钱,在家庭中,妻子几乎没有地位,所以就算发生了这么狗血的事情,妻子还是不希望离婚,直到这名男子不再提供家庭开支,妻子只能靠做钟点工赚钱,实在无可,才离婚。”

  男的找小三的案件并不少见。“就拿身边来说,我一位朋友的丈夫,经常带一位好友回家吃饭,我朋友还给她做各种好吃的。直到有一次,她看到丈夫的车停在这位好友口,上去才发现,丈夫跟这女的已经好上了。”黄丹丹说,在她代理的案件中,尽管女性提出离婚的比较多,但是她能够感受到,女性在大多数时候还是属于弱势的一方。“我朋友的丈夫被发现后,也不解释,直接丢下一句:离婚。但是我朋友舍不得,我们一帮人无论怎么劝,男方都决定离婚。”黄丹丹说,很多涉及到小三的案件中,更多的是女方愿意包容,而男方离婚。

  黄丹丹,从这么多离婚的案件中可以看出,婚姻里的女性是最大的者。她们把贤妻良母当成最高的人生准则。年轻的女孩子为了怕当剩女而拼命想要找个好男人嫁了,中年的女人则要面对出轨危机。这里还需要提到一点,新婚姻法让婚内出轨的成本极低,这导致男人们劈腿盛行。而中年女性往往不敢离婚,且不说离婚妇女的婚姻市场无比凋零,光是离婚带孩子就是能力偏弱的女性们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另外,如今很多的案件里,家庭已变成冷。“比如有一个案件,离婚侓师电视剧男女方都是高级知识,原本两人很恩爱,但是男方出轨,女方便提出离婚,经过男方的请求,离婚侓师电视剧离婚侓师电视剧女方一度原谅了男方,可是双方都有隔阂,据当事人说,事发后两年,他们几乎不交流,女方最终觉得自己迈不过那个坎,再次提出了离婚。”

  黄丹丹说,在温州一些双方文化层次高的家庭中,不少女性不再像传统女性那样受制于男人,她们有自己的主见,经济,这样的家庭一旦在所谓的上发生分歧,就很容易出现冷,最终离婚。

  当然,如今微信、QQ流行,男女有一方在来个小暧昧、小调侃被对方发现,也会导致感情破裂,这种就属于“出轨”,但在法庭上,这种“出轨”通常无法成为。

  “记得2004年有一个离婚案件,女方比较强势,来律师事务所时要求事务所的主任出来接待。当时主任安排我来接手她的案件,她看着我说,这律师,看样子不怎么行啊。听了她说的话,我打心里决定,一定要把她的案件接好。”

  沟通中,记者发现,也许是多年从事离婚案件的原因,黄丹丹显得特别有耐心,说话也委婉而有逻辑。黄丹丹说,那名强势的当事人从反感她到喜欢她,之后还给她介绍了好多案件,都是因为她不仅仅在开庭时为当事人,争取利益,更多的是把当事人当做朋友,从各个角度帮助当事人。

  黄丹丹说,一般人主动找到律师事务所来谈离婚,就意味着他的婚姻“生了病”,作为律师,更多的时候要扮演诊断者和治疗者的角色。黄丹丹告诉记者,很多时候,想离婚的夫妻可能只是一时冲动,如果给他们多一点时间思考,也许就能接近或达到破镜重圆的效果。

  “从目前来看,找我的当事人,大多是女性。”黄丹丹说,从她接手的案件来看,提出离婚的以女性居多。

  和当事人第一次见面,她最先做的就是倾听。为了更加全面地了解当事双方的情况,尤其是对方的态度,她必须还要联系当事人的配偶。

  黄丹丹笑称,每次接手离婚的案子,她都无一例外地先要担任起“调解员”的工作,这十几年来,也有几对本来要离婚的夫妻,在她的“调解”下,重归于好,虽然没有一分钱报酬,但黄丹丹依然很高兴,“并不是所有的律师都是冲着代理费工作的。”

  当然,多数闹到法庭上的离婚案件,并非当当“调解员”就可以解决。黄丹丹认为,在诸多的考虑中,她会希望把对孩子的降低到最少。

  “记得有一个案件,男方带女人回家,女儿其实是知道的。也就是说,女儿可以出庭指证自己的父亲出轨。”黄丹丹说,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让孩子在庭上指认父母,都会对孩子造成心理阴影,因此,即使对自己的当事人有利,如果有支持,她会尽量当事人不要让孩子来。

  在案件结束后,黄丹丹也会像心理老师一样,告诉自己的当事人如何将离婚的事实告诉孩子,什么时候告诉最合适,“接触了这么多案子,我知道离婚会对孩子造成,既然不能避免,就尽量降到最低吧。”

  “律师说到底其实还是一份职业,如果都劝和,并不现实。”黄丹丹说,实在劝不了上了,作为律师就得全力为委托人争取应得的利益。

  黄丹丹举了个例子,平阳有一对夫妻,男方出轨被女方发现,女方要求离婚,男方净身出户,女方还以死相逼,称男方不净身出户就去死。当时,男方也觉得自己做错了事,便很快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净身出户。离婚几个月后,男方觉得既然已经分了手,就算犯了错,也该取得应有的利益,于是找到黄丹丹,希望将妻子告上法庭,重新分割财产。

  黄丹丹在案情之后,多方寻找,并联系了女方。通过向女方法律、劝告和,让女方了解案件的基本情况,并告知女方当初留有证明,女方在要求男方签订净身出户的协议时,存在的情节,因此女方应根据正常法律程序,分割财产。黄丹丹最终帮当事人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黄丹丹说,针对离婚案件,如果是“无性婚姻、无爱婚姻、无益婚姻”这三类,与其在一块过着痛苦,“好聚好散”何尝不是一种选择。

  据悉,离婚案件的收费标准,主要和案件中所涉及的争议金额大小、案件的难易程度、律师的工作量,以及客户的承受能力有关。尽管一些案件涉及争议金额较大,但对于主要为普通市民做代理的绝大多数“离婚律师”来说,他们的律师费一般只在一万到几万之间。

原文标题:离婚侓师电视剧温州女律师谈离婚案件:现实往 网址:http://www.cn-nsk.cn/lvyouxinwen/2020/0518/922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