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n-nsk.cn

王熙凤的性格特点红楼梦:从王熙凤的三套服饰

  服饰是进步和文明发展的产物,也是民族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服饰是基于御寒和的功能而产生的。随着的发展、人类的进步,衣以章身,服饰被赋予了装饰、标识等附加功能、特殊功能。王熙凤的性格特点

  俗话说三代为宦,着装吃饭。作为一部着力反映官宦贵族生活的巨著《红楼梦》,加之作者曹雪芹江宁织造的出身,小说文本中出现了大量关于服饰样式、色泽、质地、纹理、花色等等的细致描述,其中对女性服饰描述最多的就是那个让人又爱又恨又羡又怜的“凤辣子”。

  作为仅次于宝黛钗地位的王熙凤,曹公就通过其不同场合、不同心情的服饰来塑造其傲娇张扬、心机满满的性格特点。

  “只见一群媳妇丫鬟围拥着一个人从后门进来。这个人打扮与众姑娘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褃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

  熟悉《红楼梦》的都知道,这是黛玉初进贾府时,王熙凤在书中的“首秀”,地点是在贾府顶尖人物贾母的荣庆堂。

  按理来说,作为介绍黛玉初进贾府的回目,处于C位的毋庸置疑应该是黛玉,但在此回目中,曹公对黛玉的衣饰只字未提,对凤姐的服饰的描写却不吝笔墨,作了细致描述,足见凤姐在书中的地位。凤姐首秀,秀出来的是什么呢?

  一是华贵。首先从材质来看,凤姐的佩饰和衣料涉及金、玉、珠、洋缎、皮草、丝绸(洋绉)等,都是极高档材料,可谓价值不菲。

  其次,从纹饰、样式来看,朝阳五凤、赤金盘螭、缕金五彩刻等都是工艺复杂、制作考究之物,在等级分明的封建时代,只有贵族才能享用的。

  比如“刻丝”,也就是“缂丝”,是中国传统丝绸艺术品中的精华,宋元以来一直是皇家御用织物之一,常用以织造帝后服饰、御真(御容像)和摹缂名人书画。

  因织造过程极其细致,摹缂常胜于原作,而存世精品又极为稀少,是当今织绣收藏、拍卖的亮点,常有一寸缂丝一寸金和织中之圣的盛名。2009年9月,缂丝又作为中国蚕桑丝织技艺入选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二是张扬。黛玉初进贾府,众人都是敛声屏气、恭肃严整,而那个迟到者凤姐却以一种放诞的方式出场--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外露张扬之气扑面而来,而其服饰的颜色也与其这样的性格配合出场。

  比如大红洋缎窄褃袄,红色历来被视为热情奔放的颜色,凤姐鲜艳而热烈的大红色窄褃袄作为主色,闪闪发光的金丝珠髻、赤金的项圈,与豆绿宫绦、浅粉色的玉佩、撒花的裙摆交相辉映,凤辣子的气场十足。

  诚然,从现代女性服饰“颜色不过三”的搭配原则,凤姐的通身装扮已经有了“圣诞树”之嫌,但是在放在那个时代,却是相宜的。

  三是聪明。在现代礼仪规范中,不同的场合要有不同的着装,既显得自身得体,又是对别人的尊重。

  黛玉作为贾母唯一的外孙女,身份常尊贵的,在贾母心中的与宝玉同等,这一点凤姐非常清楚,所以在黛玉初进贾府时,她是着正装出席的,头饰精致、衣服华贵,显得非常重视。

  对黛玉的重视,就是对贾母的尊重;对贾母的尊重,就能得到贾母更多的认可,凤姐在贾府的地位就会更稳固,聪明的凤姐这样的账拎的门儿清。

  “那凤姐儿家常带着秋板貂鼠昭君套,围着攒珠勒子,穿着桃红撒花袄,石青刻丝灰鼠披风,大红洋绉银鼠皮裙,粉光脂艳,端端正正坐在那里,手内拿着小铜火箸儿拨手炉内的灰”。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打秋风的原因就是“秋尽冬初,天气冷将上来,家中冬事未办”。所以,凤姐见刘姥姥时,穿的是冬季家居服。

  在等候凤姐的过程中,刘姥姥先见到了通大丫头平儿。富贵之家的丫鬟穿衣打扮也是不俗的,“遍身绫罗,插金带银,花容玉貌的”让来自最底层的贫寒老妪差点儿误认为是凤姐,王熙凤的性格特点何况是奶奶身份的凤姐呢?

  即使身着普通寻常的家居服,高档程度也让刘姥姥瞠目结舌,更把板儿吓的“躲在背后,百般的哄他出来作揖,他死也不肯”。

  凤姐和刘姥姥是地位悬殊的两个阶层的代表,一个是富贵家族的少奶奶,一个是终生都挣扎在温饱线上的穷苦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使富的显得更富、穷的显得更穷。这一次的“秀”,凤姐秀出的是什么呢?

  一是奢靡感。相对于黛玉初进贾府,没有了金、宫绦、玉佩等极华贵的是饰物,上衣的颜色也由鲜艳的大红换成了温柔的桃红。

  一边是已近暮年的老妪还在为一口饭食,低声下气的来求人;一边是小小年纪,不用劳动便可锦衣玉食、无比奢华,朱门酒肉臭、有冻死骨的阶级差别之大,令人感叹。

  二是季节感。黛玉初见进贾府时的服饰,显示的是秋季的特点。而凤姐见刘姥姥时的打扮明显地是初冬衣饰,呼应了刘姥姥打秋风的原因就是“秋尽冬初,天气冷将上来,家中冬事未办”。

  比如“貂鼠昭君套”,就是明清贵妇头上的饰物,是用条状貂皮围于髻下额上暖额。相传为昭君出塞时所戴,故称昭君套。还有那攒珠勒子,就是套在额头上遮住两个耳朵,用以御寒的额饰。

  三是分寸感。在着装风格上,凤姐的服饰是“家常”的,这与她的首秀的“彩绣辉煌”的正式风格截然不同。因为此时她是以的身份出现,是她高高在上的主场,不用刻意的打扮也是优越感十足的,也是其“见人下菜碟”势利和分寸。

  “尤二姐一看,只见头上皆是素白银器,身上月白缎袄,王熙凤的性格特点青缎披风,白绫素裙。眉弯柳叶,高吊两梢,目横丹凤,神凝三角。俏丽若三春之桃,清洁若九秋之菊”。

  贾琏偷娶尤二姐之后,将其安置在贾府后边小花枝巷中。此事被凤姐察觉之后,便乘贾琏外出之机,来到小花枝巷“接”尤二姐回贾府。

  在众人的定式思维中,正会小三的场面肯定是电闪雷鸣、火光四溅的,何况是那么酸辣的正和那么漂亮的小三,更是不可避免的一场恶战。

  但此时的凤姐却一反常态,轻车简从的礼贤下士,低眉顺眼地以礼相待,轻言软语地推心置腹,让尤二姐怀疑小厮兴儿把凤姐描述为“醋瓮醋坛子醋罐子”是不是八道的。

  面对素衣素饰、温柔大度的凤姐,单纯的尤二姐便满心欢喜地跟着凤姐进了贾府。一贯喜欢彩绣辉煌的凤姐,在小花枝巷情敌面前的“素衣秀”,用意何为呢?

  一是规矩。贾琏之所以要“偷”娶尤二姐,不仅是因为凤姐的“酸辣”,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国孝家孝”期间,宫里薨了老太妃、家里亡了贾敬爷。

  封建中,在孝期内,进行宴请、饮酒、作乐等活动,更别提嫁娶了,简直是违逆犯上。凤姐出身官宦之家,对这样的规矩肯定是要严格遵守的,一身素白显示出了凤姐的“”的规矩意识。

  二是心情。此时的凤姐,心情十分不爽,试想丈夫出轨,哪个妻子的心情不是灰暗抑郁的。当日,贾琏趁凤姐生日在贾母处之时,偷腥鲍二的老婆,被凤姐撞了个正着,次日凤姐还被气的“也不盛妆,哭的眼睛肿着,也不施脂粉,黄黄脸儿”。

  只是一次偷腥,凤姐就恼了花容失色,何况是先斩后奏地家外有家地藏娇小花枝巷,凤姐更是醋海、心情恶劣至极了。女为悦己者容,凤姐说什么也没有心情“容”了。

  三是心机。凤姐的心机早在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时,周瑞家的就进行了交代:“少说些有一万个心眼子。再要赌口齿,十个会说话的男人也说他不过”。

  她去小花枝巷的目的就是要“调虎离山”,把尤二姐进贾府,因为在贾府是她说一不二的地方,进了贾府,尤二姐就是案上的鱼肉,可以任凤姐刀俎了。

  如果她沿袭以往的风格,强势出场,恐怕尤二姐就会心生,不会那么轻易的上当了。凤姐着一身素白清洁,在新婚艳服的尤二姐面前,就显得柔弱了许多,尤二姐的就放松了下来。

  在凤姐一身的素饰白衣、一番假意的温语软言的攻势下,单纯的尤二姐乖乖地走进了凤姐为她精心设计的之中。

原文标题:王熙凤的性格特点红楼梦:从王熙凤的三套服饰 网址:http://www.cn-nsk.cn/lvyouxinwen/2020/0427/4713.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